精彩都市小說 超維術士討論-第2905節 戰鬥機器

超維術士
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
安格尔默默的盯了兔子女孩一眼。
他现在明白,为何拉普拉斯会让兔子女孩去消灭那些剩余的魔怪。反应力和泛用速度,以及对战机的把握,战斗的敏锐程度,都无与伦比。
而这些安格尔所惊叹的天赋,基本都不涉及超凡,因为梦之晶原给她塑造的身体就是凡人。但兔子女孩却活生生的靠着眼力、靠着经验,把它们拉到了超凡的地步。
用句不恰当的比喻来说,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战斗机器。
当然,光是这些,还不足以打赢蠕虫魔怪。
凡俗之力,终究有限。
真正让蠕虫魔怪无法招架的是那些“奇异光晕”。
兔子女孩每一次重击到蠕虫魔怪身上时,都会产生一道道光晕,光晕的颜色各不一样,但呈现出来的光影轮廓却完全一致,都是……胡萝卜。
每一次胡萝卜的光晕出现,蠕虫魔怪都会遭受到重创。
可以说,蠕虫魔怪身上的所有伤,包括最后断成两截,都是胡萝卜光晕造成的。
而这些胡萝卜光晕,来自于兔子女孩的——胡萝卜挎包。
安格尔此前用上帝视角看了一下,发现兔子女孩每次触碰到蠕虫魔怪时,胡萝卜挎包里都会有能量释放出来,配合兔子女孩的攻击,制造出道道绘色光影。
二人逃避
这种释放出来的能量,并不是镜中生物最常掌握的聚合能,而是一种浑厚的血气,或者可以称之为血脉之力。
用比较来说的话,格莱普尼尔是占星术士、路易吉是吟游诗人,那么兔子女孩就是血脉战士。
可以说,血脉之力和兔子女孩的战斗极其的契合,而且,估计也只和它契合,其他任何人都没办法如此得心应手的运用。
这是长处。
但换个角度来想,这似乎也是短处。
因为兔子女孩与蠕虫魔怪的战斗,是血脉之力配合那过人的战斗天赋,相辅相成的。
而且,安格尔还注意到,血脉之力只有离开胡萝卜挎包的那一刻,效果才是最强的,所以,兔子女孩每一次的攻击,其实都是在刀尖上跳舞,只捕捉那一瞬间,给蠕虫以致命之击。
这毫无疑问是一场疯狂的战斗,是追求战斗美学之人的教科书级对战。
可也因为兔子女孩只能捕捉那一霎给蠕虫造成攻击,这就暴露出了她的短板:近战强悍,而远程是弱项。
这场战斗就是如此,兔子女孩几乎从头到尾是“黏”着蠕虫魔怪打的。也只有这样,才能发挥最强的战力。
也幸亏这次的蠕虫魔怪也选择了近战,如果它选择的是远程战术。兔子女孩想要黏上去就不是那么容易了,至于说远程释放血脉之力?这只会让血脉之力在空气中逸散,根本抵达不了对手身上。
所以,在上帝视角的安格尔眼中,兔子女孩的战斗也不是毫无瑕疵。
不过,单说她那疯狂的战斗,的确是让安格尔大开了眼界。
图拉斯、哥哥里昂如果看到这场战斗,估计会惊掉大牙。
而兔子女孩也只是拉普拉斯过去记忆的时身,记忆融入普通肉身都能发挥出如此恐怖的实力,如果这份记忆融入的是拉普拉斯的本体?光是想想,都会觉得可怕。
而这还只是过去的记忆,现在的话,估计更强。
安格尔甚至有种感觉,拉普拉斯的本体会不会和莱茵一样,已经触碰到了传奇边界?
都市最強皇帝系統 天上帝一
安格尔在想的出神的时候,耳边传来了拉普拉斯的声音:“你在想什么?”
安格尔愣了一下,转过头看去,不知什么时候,拉普拉斯已经走到了安格尔的身旁。
“没什么,怎么了?”
拉普拉斯狐疑的打量了下安格尔:“我叫了你两声,你都没回应,我还以为你下线了。”
咦,有叫两声吗?安格尔偏头看了眼丹格罗斯,丹格罗斯似乎明白安格尔的意思,向他点点头,低声道:“是叫了两声,不过第一声是‘喂’,第二声就是刚才那句话。”
安格尔倒是不在乎拉普拉斯叫不叫自己名字,她叫格莱普尼尔、路易吉的时候,也会叫“喂”,或者根本不叫,直接用眼神表明叫的人。
确定拉普拉斯真有叫自己,安格尔露出抱歉的表情,不好意思的道:“我刚才想东西想出神了,不知道拉普拉斯女士叫我有什么事?”
拉普拉斯:“格莱普尼尔的尝试已经完成了。”
拉普拉斯指了指不远处。
安格尔顺着她的手指方向看去,却见格莱普尼尔独自一人站在半空中,周围没有了蠕虫魔怪的影子,但漆黑的天空中,此时却下起了一阵阵绵绵血雨。
仔细看去,那些血雨居然全是肉糜……
如无意外,这些肉糜就来自蠕虫魔怪了。
所以,发生了什么?怎么他才愣了两三秒,格莱普尼尔就将蠕虫魔怪给捣成了肉泥?
“虽然尝试结束了,但牙骨杖也损毁了,我叫你是想拜托你重新送一根牙骨杖进来。”
拉普拉斯的话,似乎侧面解释了蠕虫魔怪的现状。
“这是,牙骨杖……造成的?”看着纷纷血雨,安格尔还是忍不住问道。
拉普拉斯点点头:“格莱普尼尔全力爆发了牙骨杖,牙骨杖毁了,蠕虫也跟着毁了。牙骨杖的极限算是测出来了,可惜二蜕星象盘没有怎么用到。不过,也无妨,二蜕星象盘的防御力和我的蜕鳞差不了多少,阻挡那贪食者,应该没问题。”
“说来,你的梦之晶原倒是有个好处,想要测试一样道具的极限,比以前简单多了。”
拉普拉斯说到这时,路易吉也在旁点头道:“完全不用顾忌道具的损坏,这种测试,的确很爽。朋友,我想……”
拉普拉斯:“闭嘴,你不想。”
路易吉有些委屈道:“我都还没说话呢。”
安格尔也疑惑的看向拉普拉斯,不懂她为何会打断路易吉的话。
拉普拉斯淡淡道:“路易吉之所以常常去牙仙堡演奏,就是想要去偷牙仙琴。”
路易吉不满的道:“别胡说,我不是要偷,我是去借,去借!”
拉普拉斯没理会路易吉的抗议,继续道:“牙仙琴和牙骨杖不一样,牙骨杖是战斗长老的遗骸所化,牙仙古墟那边虽然也很看重牙骨杖,但它们更看重与格莱普尼尔的关系,所以,他们愿意借出牙骨杖。”
“牙仙琴则完全不一样,牙仙琴是第二代牙仙女王的遗骸所化,牙仙琴的意义就和人类国度里的王冠、权杖意义一样,是牙仙女王的权利象征。纵然牙仙琴在战斗力上,与牙骨杖无法相比,但是其意义非凡,路易吉是绝对借不到的,只能偷。”
“而他现在发现你的梦海螺可以将牙仙琴带入梦之晶原,而现实不受损也不影响,动起了歪脑筋。你不用理会他。”
拉普拉斯也不是真的不近人情,而是路易吉的想法太偏门。因为他的目标是牙仙琴,牙仙琴常年在牙仙女王身边,是不会离开牙仙堡的,那他想要让牙仙琴进入梦之晶原,只能带着安格尔和梦海螺去牙仙乐园,而且,还必须当着牙仙女王去做这件事。
且不说牙仙女王会不会怀疑,这种想法就很危险。
如果觉得某样东西好,就带着安格尔和梦海螺跑去硬蹭,这是开了一个极其不好的先河。而且,这显然也会让安格尔为难。
關於養貓我一直是新手
拉普拉斯在确定梦之晶原的价值后,便已经有了和安格尔合作的打算,安格尔这边也拿出了诚意,让渡权能。
在这种情况下,拉普拉斯不可能让路易吉去坏了安格尔的好感。
安格尔倒是没有想那么多,低声喃喃道:“牙仙琴,听上去倒是很有趣。”
路易吉一听安格尔的低吟,以为有机会了,立刻开始滔滔不绝的赞美起了牙仙琴,各种溢美之词都用上了。
各种美言说完后,路易吉用期待的目光看向安格尔:“怎么样,要不要听听我来演奏牙仙琴?”
安格尔:“如果有机会的话,倒也可以听听。”
路易吉眼睛一亮:“当然有机会,只要你……”
路易吉吧啦吧啦一大堆,说的话和拉普拉斯猜测的几乎无二。就是怂恿安格尔去偷偷将牙仙琴给拉入梦之晶原。
安格尔含着笑,听完了路易吉的话。
就在路易吉觉得事情有机会的时候,安格尔道:“光是牙仙琴哪用得着我去?要干就干大一点事,整个牙仙堡、不,整个牙仙乐园都拉入梦之晶原不是更好?”
路易吉一脸呆愣:“啊?”
拉普拉斯和格莱普尼尔都有些侧目的看着安格尔。
安格尔依旧是面含笑意道:“这样吧,如果你有办法,在不让牙仙女王怀疑的情况下,让我能用梦海螺将整个牙仙乐园都拉入梦之晶原,我就跟着你去一趟牙仙堡。”
说到这时,安格尔又转头看向格莱普尼尔:“你也一样,如果格莱普尼尔能让牙仙古墟的古牙仙不怀疑使用梦海螺的动机,我也可以将牙仙古墟一整个全部拉入梦之晶原。”
路易吉还在呆愣中,但格莱普尼尔听到安格尔的话后,却是眯着眼,陷入了思索中。
安格尔提议,好像也能办到。只要师出有名,且能说服牙仙古墟的古牙仙,不是不能达成……
拉普拉斯则是看着安格尔:“梦海螺的范围能影响这么大?”
安格尔点点头:“可以,不过需要的准备时间会更长,所以,如果路易吉和格莱普尼尔真能作到,且给我充足的时间,我是可以将牙仙古墟和牙仙乐园都拉入梦之晶原的。”
安格尔看似和路易吉讨论,但实际上他的思虑是在格莱普尼尔身上。
自从得自牙仙古墟是这片梦域最大的交易商会后,他就在默默想着,有没有办法将牙仙古墟给“一网打尽”。
如今,趁着路易吉挑起话题,安格尔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,并且引导到了格莱普尼尔身上。
如果能将牙仙古墟全部拉入梦之晶原,里面的资源既能作为储备用,也能作为研究与实验用,不仅仅受益于安格尔,其实也受益于拉普拉斯。
而且,如果真能做到,牙仙古墟只是一个开始。镜域里很多资源富集的地方,都可以用类似方法,拉入梦之晶原。
最重要的是,对于镜世界的生物而言,它们并不会感到损失。甚至,可能都不知道有这件事。
这是一件绝对利好,且不得罪人的事。
安格尔的话,也只是点到为止,没有继续拓展。他相信,格莱普尼尔和拉普拉斯都能明白他的意思。
既是青梅竹馬也是同班同學
“我先下线一下,给格莱普尼尔送来牙骨杖,稍等。”
安格尔话毕,身形慢慢的消隐,很快便从安全区里彻底消失不见。
安格尔离开后,拉普拉斯和格莱普尼尔对视了一眼,她们皆没有说话,但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。
这件事,可行,也可做。
她们自然也能看出安格尔是刻意引出这话题的,但这本身就是一件大家都受益的事,而且,安格尔提出来也正常,他是现实里的人类,接触不到牙仙古墟、牙仙乐园,也没有任何的方法使用梦海螺还不让古牙仙、牙仙女王怀疑。但是,安格尔不行,她们行啊。
这件事真要做,也只有她们能做。
只是要看她们愿不愿意去做。
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 小说
如今仔细分析,权衡利弊,这属于一件基本上没有弊,全是利的事,完全可以做。既然如此,她们为何不做呢?
拉普拉斯和格莱普尼尔的眼神交流中,已然达成了某种默契。
而这时,安格尔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安全区。随着安格尔一起来的,还有一根牙骨杖,以及一个装着火红液体的瓶子。
牙骨杖自然是交给了格莱普尼尔。
而火红液体的瓶子,则是淬火液,是安格尔特意为丹格罗斯准备的。
在将牙骨杖交给了格莱普尼尔后,拉普拉斯对安格尔道:“距离猎杀时刻还有十分钟,我已经感觉到,贪食者在向我靠近了。等会和格莱普尼尔去附近等着,避免贪食者进入安全区。”
“而路易吉,你不用管他,他自己会给自己找乐子。”
顿了顿,拉普拉斯又看向兔子女孩:“她的话,你将剩余的清剿者位置告诉她,让她去解决即可。”
安格尔:“其他的事倒是没有什么问题,可她……”
安格尔指了指兔子女孩。
“我刚才看了她的战斗,她对近战魔怪占据了上风,但如果换成远程类型的魔怪,似乎没有看到太大的优势?”安格尔语气委婉的道。
听到安格尔的话,拉普拉斯却是淡淡道:“不用担心,我既然让她去追杀那些余孽,自然不会只考虑近战。当面对远程类型的魔怪时,她会有办法对付的。”
具体什么方法,拉普拉斯没有说,但安格尔还是相信拉普拉斯的判断。
大不了,用上帝视角多注意一点,真要发生了什么意外,那将她强制下线就能确保安全。
很快,安格尔便按照拉普拉斯所述,将众人各自位置分配好。拉普拉斯和格莱普尼尔去了远离美梦山的区域,避免出现特殊梦境的融合,毕竟贪食者的狂欢是特殊梦境,美梦山也是特殊梦境,谁知道它们会不会联动……
而路易吉,则去了美梦山的方向。他向拉普拉斯和安格尔保证,不会去美梦山,只是在美梦山外面观察,通过美梦山那巍峨的山体压迫感,去寻找写诗的灵感。
这话是不是真的,安格尔不知道。不过路易吉去美梦山的事,拉普拉斯没开口阻止,等于默认了。那放他过去也无妨,就算真的忍不住跑进了美梦山……就当小白鼠了。
路易吉离开后,安格尔也将附近的魔怪位置告诉给了兔子女孩,她也顺着天空的蜘蛛线,去追追杀剩余的魔孽。
而此时,安全区里只剩下了安格尔与丹格罗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