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將 txt-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你有資格當老子的處刑人分享

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將
小說推薦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將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将
顶尖动物系的恢复力,那当然是极为强悍的,而且草帽那个小鬼其实打出的伤害并不高,更多的是磨掉了凯多的体力之后才一拳定音的,那躺一会儿自然就是醒过来了。
库洛从他身上站起来,就那么站定着,等着凯多直起半身坐起,才道:“是啊,我赢了啊,你的海贼团全被我给抓了,玲玲也死在我手里了。”
“玲玲…”
凯多瞳孔一缩,这时候才发现在他不远处的位置,那个熟悉的身躯和脑袋都在地上。
探索者的牢籠
他顿了顿,又大笑出声:“噢啰啰啰啰啰!这个老太婆终于死了吗,活了那么多年,还是死掉了啊!”
“你好像并不伤心啊,你们曾经都是洛克斯船上的船员吧?”库洛问道。
“从出海的那一刻起,我们都是要死在大海的,库洛,你也不例外!这有什么好伤心的,他总归是要死,难道要躺在床上等死吗,噢啰啰啰啰!”
笑罢,凯多眉头一竖,瞪向库洛:“喂,库洛,放了老子,老子能帮你统治和之国!”
“别听他的!”
突然,一旁坐在那的大和大声道:“他不会帮你的!就像是御田那样,他明明答应了御田,但依旧骗了他!这是一个骗子,他只会杀了你!”
库洛朝她看了一眼,又看向凯多,挑眉道:“真的是你女儿?”
“噢啰啰啰啰,是老子的女儿,和你同岁啊,库洛。”
“我是御田,我是男人!”大和又叫道。
“和我同岁?”
库洛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,上下打量了一眼大和,又对凯多道:“你教育女儿看来不太行啊,被洗脑的这么严。”
这话让大和狂躁起来,她直接站起来,晃得身上锁链一阵震荡,大叫道:“什么叫洗脑!我是要成为御田的人,我会让和之国开国,我不会辜负那些曾经在山洞里陪伴我的武士们!”
“哦?”库洛看了她一眼,又看向了凯多。
凯多呵呵笑着:“这小子以前说想要当御田的时候,被我丢进了关押那些俘虏的山洞里,和那些武士缔结了友谊呢。”
“初心不错嘛…不过她好像不太明白一件事,立场这个东西可不是她想改就改的,世界也不是非黑即白。”库洛笑了笑,也没再理大和。
又不是他女儿,讲那么多干嘛。
一明V 小说
她不懂,凯多还不懂吗?
单凭她是凯多子女这一点,她就不可能会当上所谓的‘御田’,不会成为和之国的将军。
我的汪汪日記
和之国是凯多暴力统治的,还需要黑炭大蛇来充当合法性,这个国家对他们的仇恨是非常大的,就算草帽赢了,那个御田的儿子当上了将军,然后大和充任新一任的‘凯多’?
或许治理方式会有所不同,但那和之前又有什么区别,如果自己是野心家,单凭这一点就能让和之国继续动乱下去。
这种立场转换,是非常艰难的,这个女人明显没有想到这一层。
“你要放了老子吗?”凯多狞笑道。
库洛翻了个白眼,“你拿我当傻子?给你机会你估计能把我捶烂,现在这个机会可是很难得的,我怎么可能会放了你。”
“噢啰啰啰啰,你们海军抓我那么多次,结果不还是一样吗!”凯多大笑着,随着他的笑声,捆住他的海楼石锁链颤动的更为厉害。
确实是这样,‘最强生物’这个称号不是他自封的,是世界根据他的特性而得来的。
作为海贼,他这一生有七次败北,单独一人向海军以及四皇发起挑战而被捕过十八次,受过千次以上的严刑拷打,被叛过四十多次死刑。
笑歌 小说
基本什么样的死刑他都尝试过了,绞刑会把锁链扯断,断首会把铡刀给崩碎,枪刺也只会让长枪自己断掉,押送他的巨大监狱船被他自己一人击沉过九艘。
单挑最强,天下无敌,这一点库洛自己也承认,真论生死,他估计干不赢这家伙。
他可没有草帽那么耐打,虽然自己的伤害是够了,但未必能扛得住。
而现在这种情况也是一样,捆住他的锁链可不全是海楼石制造的,这个世界没人有那种工艺,都是添加海楼石,而其他的材料,对这家伙而言,随着休息的时间越长他的力量就会越大,迟早会给他崩断掉。
蛤?
海楼石会让能力者没力气?
你当他刚出道呢?
库洛握紧罗鬼,抬头看着凯多,沉声道:“你知道的,对于你这种大海贼,上面一般是要走程序的,那样处死你才有威望。可是你也听到了,我得到了不少权力,所以未免出意外,我这边就不走程序了,趁着你体力没有恢复完全,我就这里给你处刑吧!”
嗡!
空气一颤,刀锋直指凯多咽喉。
鑑寶人生 吃仙丹
“有什么遗言,现在说,我给你的时间不多。”
他是真不敢给凯多时间,他能感觉到这家伙的力量在回复,锁链也震颤得更为厉害。
这家伙始终都没放弃挣脱开锁链的机会。
凯多盯着库洛,牙齿龇开:“噢啰啰啰啰,你好像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了啊,不会让我活下来。”
“废话,你可是难死的,和你手底下的那些人不一样,你这种等级的,有机会我一般是直接杀掉的,没有意外,不留后患,非常安全。”库洛淡淡道。
除了香克斯那个主动放弃抵抗的人,余下他遇到的那些大海贼,库洛从来没想去抓。
因为抓了有很大概率会跑,不是那么容易能把他们放进推进城的。
不如直接干掉,这最省事。
凯多盯着库洛半晌,又低眉扫了眼卡在他咽喉的罗鬼,身形一松,让锁链停止发出响动。
“老子要酒。”凯多沉声道:“把我的酒葫芦给我。”
“酒可以,什么酒的话就不要想了,摩尔,去船上拿几瓶酒来,就那个我经常喝的,高级的冬佩利。”
“是,是…”
摩尔打了个哈欠,身形一闪便消失,再出现的时候,手里已经拿了四瓶酒。
库洛接过一瓶,单手大拇指起开塞子,紧接着酒瓶就自己起浮,飞到凯多嘴边,凯多伸头一咬,咬住瓶口就咕嘟咕嘟几口咽了下去。
“呸!”
他脑袋一甩,将空瓶给甩在地上,直接将其摔碎。
“不如老子的酒好喝。”
“喂!”
库洛眼角露出一团黑线,“我记得你喝的是甜酒吧?那种酒量就不要再说好不好喝了。”
“噢啰啰啰啰啰!”
凯多仰头笑了几声,又扫了一眼周围,道:“花之都啊…当年御田被处刑的地方,现在到老子了吗!就这里吧,就在这里,库洛,你有资格当老子的处刑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