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玄幻小說 回到過去當富翁 線上看-838.酒窖

回到過去當富翁
小說推薦回到過去當富翁回到过去当富翁
郑伟民他们这次可不仅仅是自己过来的,将自己的媳妇儿孩子都带来了。
也幸亏是郑山家里面足够宽敞,要不然都放不下这么多人。
郑山一群老爷们在闲聊,颜青青和郑伟堂他们的媳妇儿在聊天,也是十分热闹。
大家也都不是陌生人,所以很快就聊得开心起来。
等一群人都坐在饭桌的时候,郑伟民笑着拿起了面前的酒杯,“这酒不是假酒了吧?”
这话让郑山和郑卫军他们都想到了之前的时候,郑山没好气的说道:“放心喝吧,下次你过来,我就去街边买酒给你喝,保证没问题。”
“咳咳,我就是随便这么一说。”郑伟民干咳道。
他可不想喝街边卖的酒,那些酒哪有郑山家里面的酒好喝,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郑山他们喝的是白酒,颜青青她们这些女人喝的都是红酒,就连牛牛这些小娃子都举着饮料干杯。
“你们尝尝这味道怎么样?睡前喝点红酒有助于睡眠,还是挺不错的。”颜青青笑着给其他人介绍道。
郑伟堂的媳妇儿冯丽娟看着手中的红酒,轻轻的抿了一口,“这酒怎么感觉和我们在街上买的红酒味道不一样?”
冯丽娟已经在鹏城那边住了不少年了,可以说每年也就跟着自家丈夫,以及家里面要是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的时候回去一下,其余的时间大部分都在鹏城。
再加上鹏城现在每天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,自家也不缺钱了,所以冯丽娟此时看上去,也不像是一开始那个农村妇女了。
身上穿着的衣服看起来虽然不是那种特别时髦的,但也有挺新颖的。
“你那是什么红酒,就是红糖水罢了,你还真的以为是红酒啊,大山家的这才是真正的红酒,而且是那种特别好的。”郑伟民的媳妇儿笑着说道。
她们平时在一起的时间长,像是这种看似嘲讽的话,在她们口中相互说出来,也就是互相打趣罢了。
“你能耐,你能耐你喝出什么差别了吗?”冯丽娟没好气的说道。
“那我也不会像是你这边,什么都不懂就乱说。”
看着两人像是吵起来一样,颜青青立即说道:“其实都一样的,大家喝的高兴就行,我去找找有没有其他的,对了,还有一些果酒,是人家刚送来的,大家尝尝。”
说着就起身要去拿酒。
冯丽娟连忙拦住了她,“青青,我们就是说着玩的,这些好酒被我们喝都糟蹋了。”
她们虽然不知道这酒具体要多少钱,但心里面其实多少都有些清楚的。
不是她们懂酒,而是郑伟民他们有时候和她们闲聊的时候,会说起这些事情。
反正冯丽娟就记得自家丈夫郑伟堂他们的一次对话,“大山那酒窖里面的酒加起来比我们所有人的身价加起来都要多的多。”
女總裁的超級高手 南狐本尊
“那肯定的,我记得有一瓶酒当时大山和我说的是多少钱来着?好像是十几万美元吧?
这还不是里面最好的,乖乖,我当时看着那酒都吓坏了,连呼吸都不敢大喘气了。”
当时冯丽娟就知道,郑山家里面的酒和她们喝的酒那根本就不是一个品种。
她们喝的或许算是酒,但郑山家喝的那是‘钱’!
颜青青道:“都是一些平常酒,而且喝酒就要喝高兴了,几位嫂子,弟妹,这样,大家一起和我过去一下,看看谁喜欢喝什么就拿什么。”
極品複製
听到颜青青这话,几个女人都是眼神一亮,她们也想看看这个在自家爷们口中的酒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。
长长见识也好,今后回去和那些老娘们吹嘘的时候,也有底气了。
颜青青,郑兰在前面带路,带着一群人去了酒窖。
到了酒窖,看着这明亮的地下空间,干净整洁的柜台,以及各种不知道的设备,冯丽娟几人都感觉大开眼界。
特工農女 花不言語
尤其是颜青青和她们讲解一些东西的时候,都感觉涨了好多知识。
同时听的津津有味的,倒不是她们对这酒窖有多感兴趣,而是现在她们家毕竟也都不同以往了。
和一些成功人士也会经常打交道,虽然大部分都有自家男人去解决,但也有一些夫人之间的聚会。
有了这些见识,感觉今后遇到一些场合,而且和她们那些人说话也有更多的谈资了。
不过她们也没在这边停留多久,很快选好了几种酒。
本来她们就准备随便拿一瓶的,谁知道颜青青直接道:“多拿一些,到时候看看哪种好喝就喝哪个。”
“这要是喝习惯了,到时候喝不习惯以前的可咋办啊。”冯丽娟开玩笑道。
颜青青道:“喜欢就带点回去,反正家里面这么多酒也喝不完。”
平时郑奎,郑卫军,甚至温杰郑兰他们,想要喝酒的时候,也都是直接过来拿的。
一品仵作 鳳今
当然了,这都是平时自家喝的,而不是拿出去宴请别人。
他们可都知道郑山家的这些酒到底有多好,给别人喝,别说郑山了,他们自己就舍不得。
等到颜青青他们这些人回来之后,郑伟民几人又想着过去看看,同时拿点酒出来。
本来今天大家都不准备多喝的,毕竟之后两天还有事情要做呢。
戀愛吧和服少女
但喝着喝着就喝开心了,也没人管这些事情了。
那些女人喝的可不比郑山他们少。
而最开心的自然是那些孩子们了,这么多孩子聚在一起,那可是相当的热闹,一个个的都玩疯了,再加上大人们都喝多了,所以也没人管他们了,睡觉也是困得不行了才去睡的。
所以等第二天的时候,几乎所有人都是到了中午才醒过来。
“不得不说,好酒就是好酒,现在我除了头有些晕之外,其余的就没啥感觉了。”郑伟堂赞叹出声道。
“你可得了吧,明知道今天有事,还喝这么多。”冯丽娟没好气的说道。
要是以前郑伟堂喝多了耽误事,被媳妇儿一说,自然会心虚,但是今天他不会了。
“你自己喝的也不少,别将责任都怪到我头上。”郑伟堂道。
“你…….”
郑山看着两人要吵起来了,连忙道:“没事,房子的事情不是什么大事,我找人帮忙办理,流程走的很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