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言情小說 大明鎮海王 中華田園牛-第1522章,該殺,死不足惜相伴

大明鎮海王
小說推薦大明鎮海王大明镇海王
京城尚书房内,原本已经年假期间了,按照往年的惯例,在这个时间段,即便是天子也是休息的,不需要处理什么政务。
朝臣们也是一样在家休沐,与家人团圆,开开心心的过大年,有什么事情那也是要放过过完元宵之后再来处理的,除非是特别重大的事情才会进行紧急处理。
然而此时此刻,弘治皇帝的书桌上面摆满了弹劾王守仁的奏疏,很多都还是从南京这边加急送过来的。
“…王守仁不仅仅没有镇压乱民,反而给予乱民衣食,更是对我士绅之家进行抄家,所得巨额财富,竟然直接分给那些暴民,如此姑息养患,残害士林子弟,定会动摇我大明之江山社稷和根本。”
“长此以往,朝廷的威严何在?”
“自此以后,市井小民稍有不如意者,皆可聚众闹事,不仅仅没有受到任何的惩处,甚至于还要善待有加。”
“臣请陛下彻查此事,务必还江南一片朗朗乾坤,为我士民主持公道,维护我大明朝廷的威严和法度!”
弘治皇帝看着手中的奏疏,脸色极其的难看。
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,这些人竟然还在这里颠倒黑白。
江南之事,弘治皇帝早已经通过了厂卫的眼线知道的清清楚楚,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动乱,还不是因为江南的这些大商人、大士绅、大家族们为了将王守仁给挤走,故意在这过年期间不给工人发工钱,还雇佣地痞流氓殴打工人,同时又买通了官府衙门的贯穿官差、衙役,对报官的工人不予理会,甚至于还殴打报官的工人,让工人们有冤屈无处去鸣,最终酿成了几十万人的动乱事情。
王守仁这边的处置,虽然有违规之处,但行动果断迅速,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安稳住了几十万暴动的工人,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工人的工钱给发下去,让他们开开心心的回去过大年。
对于受伤的工人也及时的给予救助,残废和死亡的则是给予高额的补偿金,迅速的消弭工人们内心之中的不满和怨恨,最终将一场可能出现的大动乱迅速的平定下去,将损失降低到了最小。
如此一番的操作,也是让弘治皇帝对这个王守仁刮目相看,原本弘治皇帝还担心江南的事情,这个年恐怕都过不好。
谁知道王守仁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,迅速的平定下去,既没有流血,也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动乱,几十万拿到工钱的工人都已经开开心心的回去过年了,事情最终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
王守仁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,而且最关键的是还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,知道什么是重要的,什么是次要的,顾全大局,稳定局势,保证了江南这边的安稳。
这让弘治皇帝对王守仁也是大加赞赏,而且通过厂卫这边现在也是已经弄清楚了,南京这边出事的时候,王守仁是去淞沪这边视察了,并不在南京,所以才在第一时间内有没有处理好这些事情,并能怪罪王守仁。
“哼~”
“要不是有厂卫的眼睛,这是非黑白,朕恐怕都是分不清楚了,如此多的官员在这里弹劾王守仁,三人成虎,纵然是白的也要说成黑的,黑的也要说成白的。”
“还真以为朕和以前一样,什么都不知道,在这里颠倒黑白,混淆是非。”
弘治皇帝将手中的奏疏往地上一冷,整个人都气的半死。
倒不是为江南出现如此大的事情而生气,弘治皇帝是在为这些大臣颠倒黑白,混淆是非而生气。
江南之事,自己已经知道的清清楚楚,可是再看看这些大臣弹劾王守仁的奏疏,事情就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了。
在他们的言语中,江南这一次出现的几十万暴民,他们是不满工钱太低,故而在有心人的带领下聚众闹事,甚至于还要造反。
攻讦王守仁不仅仅没有丝毫的作为,纵容这些暴民、乱民,丧失朝廷的威压和法度,而且竟然还纵兵抓捕有功名的士林,还直接对书香门第、士绅之家进行抄家。
在联想到以前的时候,弘治皇帝没有重用厂卫的力量之前,对这些文官信赖有加,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,弘治皇帝非常的信任。
现如今看来,在以往还不知道被这些文官们给如何的玩弄了,是非黑白,自己根本就不知道,完全是被操作的傀儡。
这才是弘治皇帝真正动怒的原因了。
“哼~”
弘治皇帝想想都气,手一扫,书桌上面奏疏全部被扫在地上,顿时周围伺候的小黄门、宫女等等一个个都噤若寒蝉,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,生怕在这个时候惹怒了天子。
就连萧敬此时此刻都不敢乱说话,他也是很清楚弘治皇帝动怒的原因。
“看来是这几年没有大开杀戒了,以至于他们好了伤疤忘了疼。”
“传旨给刘晋,让他在江南这边好好的查一查,去一趟江南,务必将江南这边给整整的干干净净的。”
弘治皇帝站起身来在自己的书房之中来回走动,思索一会,冷冷的下旨道。
“是~”
萧敬连忙点头,迅速的去办理此事。
“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怒天子呢,这下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。”
萧敬心里面忍不住感叹一声,江南这边的情况,他通过手下的厂卫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,绝对不是说现在所看到的如此简单,很多事情是该要好好的查一查了。
……
南京火车站,伴随着阵阵的汽笛声,一辆从京城驶来的火车缓缓的停在高台上面,王守仁带着南京众多的官员早已经在贵宾通道这边耐心的等待。
“呼~”
刘晋走出车厢,看了看眼前的南京火车站。
来的路上就已经收到了王守仁的书信,同时也是收到了京城这边天子的旨意,事情已经平定下来,各地的驻军也是已经开始往回调遣,不过弘治皇帝依然给刘晋留下指挥南京三万驻军的大权。
“看来陛下这一次是动杀意了,不杀一批人恐怕是很难向陛下交差了。”
刘晋神色冰冷,天子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。
只是这大过年的就大肆杀戮的话,总是不太吉利的样子,而且刘晋其实也不喜欢杀人,但身为钦差,弘治皇帝的意思又如此的明确,总归是要杀一批人的。
“麻蛋~”
“这大过年的闹出这样的事情来,让大家都过不好年,死了也是活该。”
想到自己在这个时候,其实本应该在家里面搂着自己的美娇妻在享受着年假的悠闲,现在却是不得不冒着严寒来到南京这边出差,还要当弘治皇帝手中的刀子,刘晋就忍不住要骂了出来。
“找事也要找准一个好时机来啊,找一个好一点的由头。”
“弄什么不好,非得要用工人工钱的事情来搞事,几十万人,真要是闹大了,逼成了反贼,到时候他们最先攻下的就是金陵城,你们这些人一个都逃不了。”
“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死呢,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连要连累不知道多少人。”
憤怒 的 香蕉
“也就是老王在这里,非常果断迅速的采取有效的措施,将一场弥天祸给压了下去,要是换个人,真的将这些几十万人当成乱民,叛贼的话,此时此刻南京,甚至于整个江南怕是都已经烽烟四起,死伤无数了。”
“该杀,真的该杀,死不足惜!”
想到这些,刘晋就明白弘治皇帝为什么要震怒大开杀戒了,这些人真的该死,为了一己私欲,差点葬送整个江南,甚至于让大明出现一场巨大的动乱。
自古以来,其实天灾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人祸。
灾荒之年,朝廷及时的赈灾、救灾,赈济灾民的粮食及时的发下去,灾民们有了吃的,等到来年,灾情一过,自然就没有什么事情。
怕就怕,当官的贪污了赈灾的银子和粮食,奸商趁机哄抬粮价,发国难财,最终导致灾区的灾民活不下去了,或落草为寇、或作奸犯科,更有甚者,官逼民反,烽火四起。
现在不是灾荒之年,这些人都能够故意的不给工人发工钱,在雇佣地痞流氓殴打工人,又买通官府的人,让工人们有冤无出伸屈,差点这金陵就要变成火药桶给炸开了。
这样的人,实在是太可恶了,纵然是死一千次、一万次都不足为过。
“刘公~”
刘晋下了火车,在沉思,这边王守仁则是带着众多官员来到刘晋的面前,齐声的喊道。
“嗯~”
刘晋回过神来,微微点头,扫一眼在场的这些官员。
这里面有南直隶各州府、各衙门的官员,也有南京六部的官员,一个个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。
刘晋是当今的吏部尚书,手握大权,又是弘治皇帝身边的红人,刘晋要是提拔一个官员的话,保证可以让你坐火箭一般的飞上去。
当然,这一次南京出了如此重大的事情,刘晋身为钦差前来南京,指不上到时候还不知道要让多少人掉乌纱帽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