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《魔法塔的星空》-第1034章 改建思路看書

魔法塔的星空
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
魔法师没有笨蛋,也能说笨蛋当不上魔法师。也许有些法爷情商低,但智商绝对是在标准以上。林在这种时候拿出一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干的事物,胡安‧贾维尔一下子就联想到,用这面盾牌来取代飞空艇的船壳,让魔法师们可以从内展开攻击。
”只是这样做能成吗?我没有造过这种盾牌,但是看协会的简介说明好像还有不少问题,能用吗?为什么没有其他人想过这样的做法?”
一下子就抛出三个关键问题,显示胡安也确实是想解决眼前的分歧,而不是纯粹为了反对而反对。林也是这样的态度,所以解释说道:”我同样没有造过这种盾牌。但是简介上说明的小毛病,我有信心可以修正。──”
两人所指的,其实就是魔法效果会被盾牌扭曲这点。至于消耗权能,这对飞空艇来说就不是什么大问题。这面盾牌终究是有使用才有消耗,没有使用的时候,谁会管飞空艇的船壳有多沉、多厚。又没有人会扛着跑。
”──我相信你也看出来了,这是一个相当好的解决方案。只是为什么以前没人这么想过,甚至将飞空艇如此改造。我想最大的原因是,用不着吧。”
滅 運 圖 錄
次元干涉者
”什么叫用不着?”胡安疑惑道。
逆命9號
”从有纪录,并且有飞空艇参战的战役来看,基本上只要有一方势力拿出飞空艇这种武器,就没有打输的。再不然,利用飞空艇撤退也没有人追得上。所以说飞空艇很少对上势均力敌的对手,就不会有防御上的考虑,而是思考着怎么将自己的攻击最大化。这面盾牌虽说是攻防一体,但基本上还是偏向防御。没人想到要这么用,并不让人意外吧。”
”不不不,飞空艇可不是无敌的呀。说没有对手,就太乐观了吧。”胡安反驳道。
”当然,从纪录中,打下飞空艇的都什么玩意儿。龙族是最常见的胜利者,这点没错吧。那你认为,按照龙族的攻击方式与威力,多这一层船壳保护有意义吗?只要被龙族盯上,除非对方失去兴趣,否则飞空艇坠毁是唯一的结局,是吧。所以说这面魔法放大盾对传统的飞空艇来说,就是个高不成、低不就的防御设计。所以没有人想到,或是想到了,但用不上,都是很正常的事情。”
胡安想了想,这的确是飞空艇的现状。不过当所谓的空气力学被考虑进来,飞空艇的外型设计要兼具攻击的考虑时,将这面魔法放大盾改做船壳,也不失为一个解决办法。”那么那个魔法扭曲的毛病,你打算怎么解决。还有就是这面盾牌,你打算怎么布局?”
”盾牌的布局容易解决。不外乎将整艘飞空艇的外壳,都做相同的改装。不过考虑到船壳可能有必要附加其他防御魔法,所以我倾向’炮位’的概念,让魔法师在特定的’窗口’施法,以此来展开攻击。至于怎么解决魔法扭曲的问题,这要实际拿到这个魔法装备的详细设计后,才有办法去思考的。现在我们只是看协会所提供,关于魔法知识的简介如此介绍而已。搞不好分析到最后,这面盾牌派不上用场也说不定。”
”确实如此。”胡安‧贾维尔赞同道。
既然有了解决方向,胡安迅速分派人手。同时藉由论坛,从自家西南魔法师协会雷昂区分会处取得相关的魔法知识。
迷地对于魔法知识的所有权与使用权保护之严密,一点也不输给地球的专利法。假如私底下传授、使用,那也就算了。没被发现就不算犯罪,这句话倒是可以用在这边。
偷名 小說
但是用在高斯博通号这艘飞空艇上,该取得的授权还是乖乖取得会比较好。以免到时被人强制拆船,那可就好笑了。魔法师协会虽说是一个松散组织,但仍能算是一个暴力机关。觉得悬在脑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会落下,那简直就是把所有魔法师都当白痴。
假如规则可以肆意被破坏,那叫遵守的人情何以堪。也许迷地贵族流行只准州官放火,不准百姓点灯的玩法。但在魔法师的世界,绝对会有很多人乐意跳出来,教训一下不守规矩的家伙。守序阵营这四个字,可不是随随便便挂的。
而胡安之所以利用论坛,在自家雷昂区办理相关的授权事宜,当然是因为他的面子在自己的地盘上才有用。要是放在圣城埃斯塔力,即使是亲自到协会走相关的程序,没花个几天的时间,这项魔法知识也办理不下来。这个时代的迷地,机关的效率在公事公办的情况下,别指望能有多好。
反正魔法知识的授权,在所有区分会是通用的。并不像大魔法师的头衔,有些地方承认,有些地方会有不承认的情形。所以胡安‧贾维尔当然是特事特办,在和某人讨论的时间,就把相关数据拿到手了。
论坛的开通,对很多人而言,可不仅仅是知识与新闻的来源而已,还有生活上的便利。
拿到魔法放大盾设计知识的林,倒没有第一时间去解析相关的魔法阵纹,并做调整。因为这项工作在很久以前,他就已经完成了。
某个偷偷摸摸从后台取得协会内部所拥有,全部魔法知识的男人,怎么可能忍着不看。当然了,这种事不能张扬。而且高斯博通号要使用的,也不能是他这种手段得到的魔法知识,所以才有胡安的作为。
对一个怕死怕到极致的男人,怎么可能不去注意防御类型的魔法。那个放大,同时会扭曲魔法效果的弊端,也在感兴趣的当时做了初步的修正。但碍于材料以及重量的问题,在日常中实在是不可能扛着一面’城墙’四处溜达,旅途中也没有什么用途,林才没有做后续的完善。
今天遇到了飞空艇是否仍旧使用开放式甲板,或是封闭式舰体的问题,林这才想起曾经研究过的魔法装备,并且提出来。
而这样解决问题的讨论模式,也是接下来的日子里,林和胡安‧贾维尔两人,针对飞空艇高斯博通号改建计划的讨论情形。一个人讲得天花乱坠,另一个人从现实面考虑。当产生分歧的时候,林便修改设计或是找出解决办法。
其他参与的魔法师与匠人们,则是完全看着两个魔法师的表演,插不上半句话。他们甚至连思路都跟不上两人的步伐,就只能按照讨论出来的结果打造零件。高斯博通号的改建,就在这不断推翻初始设计的状况下,渐渐地改变其样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