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日月風華 愛下-第一一一六章 條件讀書

日月風華
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
可敦见秦逍不说话,笑道:“你们唐国日渐衰弱,如果是鼎盛之时,铁瀚在草原扩张势力,你们的唐国皇帝绝不会坐视不管,北方四镇十万大军,早就卷入草原战事,打压铁瀚的扩张了。这十几年铁瀚吞并了漠南大小诸多部落,唐军只是守在边境眼睁睁看着,这不是他们不想管,而是他们害怕引火烧身,引起与图荪人的战争,因为你们大唐现在已经没有绝对的实力与图荪人正面开战了,所以那些被铁瀚攻击的部族,对你们唐国早已经是失望透顶,这么多年已经罕有部族向你们唐国派出使团朝拜,你应该比我还清楚。”
秦逍心下黯然,知道可敦这番话倒是不假。
大唐鼎盛时期,万国来朝,军旗所至,无有不伏。
但如今的大唐早已经失去了曾经的光彩,万国来朝的盛景也不复得见,甚至于周边诸国对大唐都是虎视眈眈,如果大唐依然处在鼎盛时期,不久前渤海国使团也不敢在大唐耀武扬威。
“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。”秦逍道:“大唐就算不复当年强盛,但依然是当今最强大的帝国,铁瀚虽强,却还没有胆子与大唐正面对决。不过你们锡勒诸部却是铁瀚眼中的肥肉,定然会不惜一切代价将漠东吞并。如今最好的局面,就是漠东诸部联合,握成一只拳头,与我大唐北方四镇相互呼应,两面牵制铁瀚,如果能够实现这样的战略,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。”
可敦道:“你这话其实并没有错,但要将这样的战略变成现实,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。别说锡勒诸部对你们唐国充满了怀疑,便是锡勒诸部之间,也是互相不信任,如果连信任都做不到,所谓的联盟,也不过是白纸一张。”
“但是对我们各方来说,这是唯一可以保证大家利益的道路。”秦逍道:“可敦想要保住贺骨部,这是唯一的道路。”
可敦沉默良久,终是道:“你准备怎么做?”
“不是我要怎么做,而是可敦接下来该怎么做。”秦逍道:“如果可敦能够说服贺骨部的长老们摒弃前嫌,与真羽部达成共同进退的协议,那么我会尽力促成贵部与真羽部的谈判。其实贵部的长老都不是傻子,锡勒诸部的内战,只会伤害大家的利益,如今狼骑兵摧毁汗帐,贵部死伤无数,即使他们之前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现在也该知道如何抉择了。”
可敦的语气也不像方才那般妖娆,缓缓道:“你要促成结盟,就该拥有调解的实力。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“你叫我向恭。”秦逍道:“我是谁其实并不重要,如同可敦所言,我代表着大唐的利益,至少在现在,大唐的利益和你们锡勒诸部一致,就是要遏制图荪人继续扩张的势头,我们有共同的敌人,这就决定了我们至少在现在还是朋友。”
孤雨隨風 小說
可敦轻笑道:“听你的声音,年纪轻轻,想不到竟然有这样的见识,都说唐国人才济济,看来并不假。你们唐国衰弱,不是因为缺乏人才,而是你们的皇帝不会用人。”顿了顿,才道:“我可以尝试与真羽人谈判,不过在此之前,你要答应我几个条件。”
“如果可敦的条件合理,我会尽力而为。”
“第一,真羽骑兵必须立刻从铁宫撤走。”可敦道:“他们向南撤退五十里地,保证在谈判之前,不可有一兵一卒向北踏进一步。他们如果想和贺骨结盟,这点诚意就必须表现出来。”
“还有呢?”
“两部谈判,真羽部必须让他们的首领亲自到场。”可敦缓缓道:“真羽汗已经归天,真羽部现在由谁继承汗位还没有决定,他们必须选出大汗,然后由大汗前来商讨结盟事宜。我不希望真羽部因为权势争斗,随意将之前的盟约撕毁。”
秦逍知道她的意思,那是要让真羽部的主事人前来谈判,如果让做不了主的人签订谈判,盟约自然会有被撕毁的可能,点头道:“这个要求并不过分。还有什么条件?”
“结盟的具体条件,我们会在谈判桌上向真羽人提出来。”可敦道:“我愿意谈判的最后一个条件,与你有关。”
“我?”
“你既然知道如何治疗我的怪病,那么在谈判之前,就必须跟在我身边。”可敦道:“我不会怠慢你,但是你要承诺帮我治病。”
秦逍顿时有些尴尬,他方才声称可以帮助可敦治病,但他自己都曾被千夜曼罗之毒折磨了十几年,直到今时今日,也根本没有彻底祛除寒毒的办法,连自己的问题都没解决,又如何能帮助可敦彻底祛除。
不过他心里更加明白,可敦对自己的态度有变化,其实正如此事有关,可敦现在可是将治病的希望放在自己身上,如果自己直言无法解决寒毒,这美妇只怕又要翻脸。
“可敦,你的寒疾已经持续多年,是否已经有了变化,我不能确定。”秦逍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不过我确实有办法让你以后不再受寒疾折磨。”顿了顿,问道:“道姑留下的药方,是否可以完全压制你的怪病?”
可敦道:“虽然现在每个月发作三次,间隔十日一次,但我无法确定它什么时候就就突然发作,所以在我的身边,时刻会准备汤药,每年耗费的药材不计其数。服用之后,可以减轻痛苦,但依然全身发凉,最长的时间需要两个时辰才能恢复过来。”说到这里,预期已经透露出她对寒毒的心有余悸:“现在发作的时间越来越短,我不知道继续下去会如何。”
“我既然答应你,自然会尽力而为。”秦逍道:“不过让真羽骑兵撤军,可敦还要将我留在这里,恐怕他们不会答应。”
可敦轻笑道:“我明白你的担心。你是否以为他们撤军之后,我又将你扣为人质,等罗支山的援兵回来,局势立刻扭转,我承诺你谈判的事情会反悔?”
“确实有这个担心。”秦逍淡淡道。
可敦幽幽道:“如果你信不过我,这次谈判又怎能顺利成功?你极力想要促成锡勒诸部联盟,自然要承担风险,也许我在局面扭转之后真的会后悔,你敢不敢试一试?”
秦逍微一沉吟,终于问道:“还有没有其他条件?”
可敦立时便明白秦逍意思,笑道:“只要答应这三个条件,我会寻求与真羽人谈判。向恭,你果然很有勇气,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。”
“你说的三个条件,我会尽力办成。”秦逍道:“可敦,那两名道姑可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以告诉我?对她们了解的越多,也就越能尽快将你的寒疾彻底治愈。”
“没有了。”可敦道:“那个年轻道姑就像个哑巴,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,老道姑三月师太也从来没有笑过,说话很少。”顿了顿,想到什么,道:“对了,那个年轻道姑确实有些奇怪。”
“怎么讲?”
御用兵王 花生是米
“年轻道姑刚入宫的时候,态度平和,虽然也没有笑过,但待人很有礼数。”可敦缓缓道:“她看人的眼神会让人感觉很舒服,有时候从一个人的眼神能够看出一个人的性情,我从她的她的眼神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十分温和的女人。”
混在东汉末
秦逍脑中自然而然浮现出洛月道姑的音容。
洛月道姑宛若天仙下凡,貌美如花,秦逍虽然和她相处的时间不长,都没有见过几次,但对她的样貌却是记忆犹新,在自己的记忆中,洛月道姑确实是一个温和素雅之人,这倒与可敦所言相同。
“可是在她离开铁宫的前两天,整个人就像变了一样。”可敦道:“她虽然依旧不说话,但目光变得如同刀子一样,之前和善的目光突然消失,看人的时候十分凌厉,甚至带着杀气,就连她身边的老道姑似乎也变得害怕起来。”
紫牡丹 小说
“中间难道发生了什么?”
“她们在铁宫的时候,自始至终我都派人好好款待。”可敦道:“侍从们对她们都是十分的恭敬,没有失礼,我也想不明白那年轻道姑为何突然有了变化。不过她们很快就离开,到底为何突然出现变化,我也没有多问。也许是两个道姑私下里出现了矛盾,不过…..老道姑一直对年轻道姑十分的恭敬,年轻道姑出现变化之后,老道姑都不敢直接看年轻道姑,一直都是躬着身子低着头,完全是一个奴仆对主人的态度。”
秦逍也是有些差异,他两次去洛月观,都是见到洛月道姑。
洛月道姑心情淡漠,也许是因为修道的缘故,从她的脸上很难看出喜怒哀乐,更是无法看出她心中所想,但正如可敦所言,洛月道姑给人一种素雅之感,她的眼神也一直都很平和,至少在秦逍的记忆力,洛月道姑的眼神到从不曾出现过杀气。
不过秦逍却也确定,洛月道姑和三绝师太的来历本就神秘,她们给可敦体内种下了千夜曼罗之毒,这就证明洛月道姑一定与大先生有很深的瓜葛,想要追查有关大先生的线索,洛月道姑倒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。
只是他离开杭州之前,洛月道姑二人就已经失踪,只留下了药方用以陈曦后续的治疗,自那之后,秦逍便再也不知道二人的下落,她们如今是否回到洛月观,秦逍也是无法确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