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txt-839 甩掉桎梏看書

醫路坦途
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
“咱们要不要换地方?”老陈问张凡。
会议结束,各回各家各找各妈,但是张凡他们没走。
因为,张凡还要等着这群专家收拾好,然后集体回茶素,说实话,张凡真怕一个半道反悔不去了,所以有点小担心,明知道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可还是担心。
御用兵王
估计是穷怕了的缘故,不落袋为安是不可能离开的。而且,昨天也没落实好到底和总经理要什么,这个茶素医院内部也是建议各种的多啊。
“为啥要搬出去,这里住的好好的,搬出去干啥,别看这地方虽然在山上,一般没级别的人有钱都住不进来!”张凡把舍不得钱说的义正言辞的。
张凡是真舍不得套这个住宿费,一起来的院士,家在首都的,这几天回家团圆去了,可也有不在首都的啊,你带着人家出门,最起码也得安排个五星级的酒店吧。
既然院士是五星级酒店,总不能让其他人移步去其他酒店吧。一大帮人,张凡想想就肉疼。所以这地方虽然在山上,可就是一个规定级别的疗养院,住在这里免费不说,还管吃。
大厨的手艺还不错,天南地北的,只要你想吃,人家就没不会做的。而且会议组委会也没通知说哪天之前必须离开啊。
所以张凡才不会离开香山去进城呢,至于会不会受到这个地方管理人员的鄙视,这个事情张凡是不会去思考的。谁吃不是吃,反正不要钱。
大清早的,张凡就坐在餐厅里面,有大虾不说,看到竟然还有扇贝和海鱼,直接就点了一大盘子,和老陈做在餐厅里,本来叫小师哥也过来。
结果路宁睡懒觉不愿意来,对于从小在海边长大的他,不像张凡那样一听到海鲜就坐不住了。其实他们这几天也累坏了,不是所有的人身体如张凡这么耐操。
也就老陈打酱油能陪着张凡吃吃喝喝。
刚坐下没一会,夏老也过来了,估计年龄大了,觉少,一头热气的从外面走了进来,一看就知道估计老头围着酒店跑步去了。
张凡故意低头吃饭,他这是生老头的气了,昨天老头想挖墙角,让张凡相当不满意,明明都是一个战壕的战友,打顺风仗的时候,你跟着占便宜,被人包围了,你立马跳起来叛变。
老头可不管你看到没看到,笑着走了过来,“哟,好胃口啊!不要钱也不能这样吃啊!”人家什么人,别看搞科研的好像没情商,其实人家是懒得去计较。
所以老头明知道张凡肚子里开了锅,可照样调戏张凡,一副你奈我何的架势,张凡也是真无奈,以后还要求着老头帮自己带学生呢。
其实也不是真生气,就是一种小情绪罢了。
张凡吃了一口大虾,抬头好像刚看到一样,“老爷子也饿醒了?快,老陈给老爷子弄点吃的,尝尝,很新鲜!”
“年轻就是好啊,有无限的选择,有无限的胃口啊,我可没你这么好的胃口。”说着,拦着老陈,自己起身去点餐。
“明明都是来蹭饭的,为啥人家蹭的比咱更有气势呢?”张凡问老陈,老陈想了想,摇了摇头。心里早就说了一句:来这开会的,谁像咱一样,大清早的扶着墙进来吃啊!
自家院长这样,自己也只能陪着了。
两人小声嘀咕的时候,听到老头说道:“baguette来一片,有Blackbread来一片,再来一杯牛奶,如果有煮鸡蛋也可以来一枚,青菜有也来一点,不要太多,谢谢。”
张凡和老陈本来编排夏老头呢,结果张凡听着老头点餐声音,忽然他问道:“老头胃口不错啊,点了这么多面包,这玩意是怎么样的啊?”
“我也不知道,你说让我弄个油馕,素馕,我还可以,这个我分不清的,老居在估计知道,他也这做派,在家里让他老婆给他弄各种的面包,烧包的还要沾着黄油吃。”
张凡点了点头,没发表任何意见,这个就如同一个同事,问你对另一个同事的看法一样,老陈这一点不好,时不时的就爱捣鼓个八卦和是非。
没一会,当夏老头的早餐被送了过来,张凡伸脖子一看,撇了撇嘴,相当不屑的说道:“我以为啥好玩意呢,就是咱馒头包子和花卷的区别。”
秒殺 蕭潛
因为张凡一看,就是两片不太一样的切成片的面包而已。
“咱们什么时候出发,这次去了后就要大量进行对比性实验了,工作量不小。”
老头也没在乎张凡不屑的眼光,一边吃一边问。
张凡咬着大虾,想了想说道:“得等一等,咱们去了人手不够,还是等大部队一起回去,然后咱们就立刻着手工作,这几天您也累了,借着机会好好休息一下。
到了茶素估计咱就没这么悠闲的时光了。”
说完,像是比赛一样,对着餐厅一看就是经理的人喊了一句:“照这个再来一盘。”
张凡说的可不是老头的馒头花卷,而是指着自己面前就是虾皮鱼骨的盘子说道。
张凡要多吃一点,等会回去还要平一平自家的山头。
夏老头看着张凡的食量,笑了笑,也不诧异,“当年我下放到农村的时候,一顿能吃一锅面条。”老头比划着有小脸盆大小的样子,给张凡说。
张凡心说,也是个吃货,以后这个老头要留心,不然哪天被老头下了黑手都不知道。
吃了早餐,张凡他们的悠闲时光也算是结束了,老夏还要弄自己小组的实验规划。张凡既要想办法多要东西,还要让茶素各个山头的人满意,更要让总经理不肉疼。
不然下次,有了防备,这玩意就没办法弄,毕竟活水长流比一勺子干光好的多。
张凡刚走,服务员看着桌子上的没有一点浪费的餐盘,心里诧异的想着,“我在这里干了五年了,真还没遇上这么能吃的领导啊!”
没多久,小会议室里,茶素的人员也陆续慢慢的到齐了。
张凡打眼一看,就知道这家伙们昨天晚上肯定私下联系了。
因为任丽老居以欧阳为首的坐在一起,赵京津罗正国拉着路宁坐在了一起。
而赵燕芳和后来进入的博士们坐在了一起。
这一看,就是内科的一堆,外科的一堆,科研的一堆,张凡心说,没巴掌大的好处,就尼玛窝里斗了。
张凡也没理别人,笑着对欧阳说道:“欧院,您凑什么热闹啊。”
欧阳白眼一翻,“我也是内科专家好不好。”
高中出道成辣妹的青梅宅女
张凡无奈的对跟在自己身边的老陈摊了摊手。
老陈装作以为张凡要喝茶一样,立刻起身要给张凡泡茶。
张凡苦笑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有必要吗,就巴掌大的好处。”
除了张凡笑着,其他人都没笑,因为这个一旦总经理的好处落到医院的科室,这就代表着以后着重发展哪个科室。
要是张凡是个一般的外科医生,他们也不用争夺了。用张凡师父卢老头的话来说,张凡所学甚杂啊。
所以,在其他人眼里来看,张凡发展哪个科室都可以。
“没有内科,所有的一切都是空中楼阁,内科是基础,应该让国家先对我们茶素的内科进行支援。”
任丽首先发话了,假假的人家也是书记。说完任丽还翘着嘴唇偷偷看赵京津。
罗正国看了一眼赵京津,笑着说道:“没有外科的保驾护航,内科都没办法发展,比如说内窥镜,如果没有外科,一旦大出血,怎么办。
就说心内科的介入,如果没有心外科,一旦血管或者心脏出现破溃,怎么办。”
说完,赵燕芳一看自己这边连个院长级别的人都没有,着急了,立刻要说话。
张凡忽然想起小时候听过的故事,两兄弟大雁都没打下来,就因为怎么吃,打的难分难解。
纠结的会议,张凡又是不听的许诺,这才达成了协议,张凡摸着头上的汗水,叹气的说道,“白吃了,这个消耗也太大了。”
“编制扩大,原则上,医院可以增加一千人的编制。床位原则上可以达到五千。博士的入院待遇,国家报销一半,如果三年内做到西北一流的医院,上级可以发文支持茶素医院成为西北医疗中心。”
设备什么的和总经理张凡没开口,用张凡的话来说,连设备和仪器都搞不定,让人家总经理出手,我这个院长也太没出息了。
至于资金,说实话,张凡是没好意思开口,他怕惊了总经理下次不好开口,一口吃成胖子,张凡从没奢望过。
现在要到编制和床位,这就已经相当满意了。
医院,别看全球最大医院在华国,可那个玩意就是个试验品,医院的床位卫生部抓的相当紧,别想着一个一个的私下发展。
而现在制约张凡的两座大山被移除了。
邪王的神秘冷妃
第四天,大队伍集合出发,至于首都一些想邀约张凡的,张凡只能说抱歉了。
第一次来首都的时候,给张凡的观感不是很好,中庸的瞧不起人,当年要不是自己的师父和师伯,真能被欺负死。
而这一次来,不光两桶油的大佬发出邀约,就连中庸水木的临床学院都发来邀请,想让张凡去做个演讲。
不过张凡顾不上,飞机起飞后,看着脚下的城市,张凡念叨着,等着,下次老子一定去给你们演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