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我用閒書成聖人 線上看-第427章 大威天龍!(迴音:大威天龍!)熱推

我用閒書成聖人
小說推薦我用閒書成聖人我用闲书成圣人
碧海,“之乎者也道可道”连环十八寨,最后一寨。
虾彻淡坐在中厅,透过一个个传影水球欣赏着这座堪称碧海第一大的水寨。他往自己的水烟锅子里塞上一点刚刚收到的供奉——长尾海藻叶磨成的叶沫子,往锅斗里吹了一口气,顿时锅子里的水沸腾起来,虾彻淡叼着烟嘴,深吸了一口,然后出口气,顿时一个个圆形的水泡泡从他口里飞出,飘荡而上,随后破碎开来。
“舒坦!”虾彻淡直了直身子,到现在都觉得是做梦一样。
虽然说他得了元海中鳌前辈的青睐,帮忙打理连环寨的第一寨,但是第一寨哪里能和第十八寨比,这可是真龙公主的嫁妆!
作为水寨主事者,说起来他也能算是真龙公主的仆人,那岂不是进入了龙籍,四舍五入一下,他就是龙族了!
龙族皮皮虾,那岂不是龙虾?
不行,元海里的龙虾一族霸道得很,之前还用上了祖龙的姓氏,自称敖龙,后来被龙族教训了一顿,这才不情不愿地改名成了澳龙一族!
自己要是叫龙虾,说不定会被他们找麻烦。
还是要低调一些。
那就……小龙虾吧!
想到这,虾彻淡又是感慨一叹,在水烟烟嘴上嘬了一口,吹出几个水烟泡泡。
因为真龙诀的特异,像他这样勉强迈入三品的水族大圣,在元海里一抓一大把,但并不是个个都能和龙族攀上交情的。
他这样的情况,说是一步登天都不过分。别人说什么祖坟冒青烟,他这是祖坟上火山爆发了。
还是父亲说得对,闭门苦修百年修为,不如世上遇到一个贵人!
正在感叹中,手下一名水妖跌跌撞撞游了过来;“虾大人,虾大人……有贵客到!”
虾彻淡微微皱眉:贵客?再贵的贵客有他这龙族眷属的身份尊贵?
“什么体统!”虾彻淡轻轻哼了一声,“咱们身份和前面十七个水寨可不一样!”
“在我们面前,哪有什么贵客!”
“说吧,是谁来了?”
那小水妖结结巴巴说道:“龙……龙族上宾!”
虾彻淡一愣,手中的水烟锅子摔在地面上:“龙族?那一脉?”
“云龙一脉!”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,接着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走入中厅,身上的麟片熠熠生辉。
一道令牌被对方扔出,虾彻淡伸手接住,令牌一面刻着一朵白云印记,另一面则是刻着一只利爪,利爪四趾。
龙爪五趾,蟒四趾。
这是龙族中的蟒龙卫令牌!
蟒龙再进一步,便是蛟龙,蛟龙再进一步,便是龙了。而龙中血脉最精纯的,则被称为真龙。
来人是云龙一脉的蟒龙卫。
如果说虾彻淡这样的水妖攀上了云思遥,是大户人家的仆从,顶多也就是被赐姓了,而蟒龙则是大户人家中的表亲,也是表少爷,表小姐了。
“原来是自家大人!”虾彻淡立刻换上一副笑脸,心中却一直在打鼓:莫非这位蟒龙是来追查公主的?
那自己到底要不要如实交代啊?
正在琢磨中,蟒龙卫摆摆手:“废话不用多说,我就是过来问你一件事!”
“我不知道!”虾彻淡义正言辞回答道。
贵人和公主对自己有简拔之恩,自己怎么可以忘恩负义呢?
父亲说的对,见风使舵的船没有一艘能够到达彼岸。
蟒龙卫皱皱眉:“我还没说什么事呢,你就不知道了?”
虾彻淡还要再说,蟒龙卫直接打断:“方丈岛去哪了?”
“我不……嗯?方丈岛?”虾彻淡一愣,“不是在东去五千六百里吗?”
蟒龙卫看虾彻淡不像装傻的模样,微微摇头:“目前那里一道幻象,若不是我巡海路过,还没有发现!”
“感应法术痕迹,应该就是这两三日消失的!”
虾彻淡心念一闪:两三日?
这不是就是那位大人离去的时间吗?
方丈岛消失和他们有关?
虾彻淡咽了口口水,赔笑道:“大人,在下属实不知!您也知道,方丈岛上的水妖自成一体,和我们这些水妖往来本就不多。兴许是他们在弄什么法度阵法,把方丈岛藏起来了。”
蟒龙卫闻言,也是轻轻点了点头:“或许是这样吧。不是被人打沉了就好。”
说完,蟒龙卫拱了拱手,转身就要离开,正当虾彻淡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蟒龙卫突然停住脚步,转过身,疑惑地看着虾彻淡:“你刚才喊我什么?自家大人?”
虾彻淡一愣,说道:“我这不是瞎扯淡吗?大人,是大人!”
虹貓藍兔勇者歸來
蟒龙卫皱起眉头,说道:“你主理这座水寨是哪位大人认命的,可有信物?”
虾彻淡先是一惊,随即放下心,云思遥交给他的是真龙令,只是代表真龙身份,却不会指认那一尊真龙,蟒龙卫也不会为了这点小事上报,于是小心翼翼地拿出真龙令,递给蟒龙卫,解释道:“一位过路的大人见小人顺眼,就赏了个身份,只说日后会再联系小人,但小人却不知道那位大人的身份。”
蟒龙卫眼中精光一闪,就看到虾彻淡掏出的是一块白色玉牌,当下面色一敛,双手恭敬接过令牌。
三云花纹的云龙令,出自真龙之手。
蟒龙卫盯着手中的白玉云龙令,查验了一番,没有发现什么问题,正要交换给虾彻淡的时候,突然间他自己腰间那枚蟒龙令震荡,一道蟒龙虚影浮现,朝着云龙令俯首。
“令王!”蟒龙卫心头一震,云龙令象征着真龙身份,自然与真龙有一丝牵连,根本无法作假。但一般的真龙根本无法凝聚出令牌威势,使得其余的身份令牌臣服,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只有龙皇和龙皇传人。
龙皇自然不可能从元海跑出来给虾彻淡送一块令牌,那就只能是龙皇传人,下一代龙皇了。
可是,众所周知,云龙此代龙皇传人因为人族女子而出走龙族,更是在多年前中计被杀。
怎么又冒出了一个龙皇传人?
巡海问岛在这种事面前简直就不值一提!
蟒龙卫浑身一颤,化作一道数丈巨蟒,长尾一偏,将虾彻淡卷住,口吐人言,说道:“这位水友,冒犯了。”
“兹事体大,随我去一趟云中龙宫吧!”
话音落下,一道水中术法展开,巨蟒卷着虾彻淡消失在了原地。
……
“大师兄!”
不知道跑了多久,陈洛远远看到浪飞仙仰面倒在地上,心中惊慌,连忙扑了上去。
“大师兄,你怎么了?”
浪飞仙耳朵一动,听到陈洛的身影,连忙坐了起来,又牵扯到体内的伤势,呸出一口血,看向奔来的陈洛:“小师弟,你没事吧?”
陈洛飞快跑到浪飞仙身边,摇摇头:“我没事,大师兄,你怎么了?”
“咳咳咳!”浪飞仙摇了摇头,“和他对了两招,被震伤了,没什么大事。”
顺着浪飞仙的指引,陈洛往前看去,此时才发现在浪飞仙前方不远处,居然有一座僧舍,僧舍前坐着一位袒胸露乳的胖和尚,那和尚上半身纹着一条鳞爪发扬的金龙。
古怪的是,陈洛明明是朝这个方向来的,却没有看到他,直到浪飞仙的指引,才发现了对方。
视若无睹?
“不必惊讶!”浪飞仙又咳嗽了两声,“你眼中有他,才能看见他;眼中无他,就看不见他,是很高明的神通。”
陈洛微微皱眉,轻声问道:“是敌是友?”
浪飞仙摇了摇头:“是个傻的!”
听到浪飞仙这么说,陈洛再看向那和尚,对方似乎嘴里在喃喃什么,但是又什么也听不清楚,一双眼睛呆滞无神,似乎对周围的事物毫无反应。
金瓜瓜从陈洛的衣襟处露出脑袋:“呱?(你打不赢一个傻子?)”
浪飞仙微微皱眉:“我若是全盛时,和他谁输谁赢就说不定了!”
陈洛一愣,全盛时才五五开?
大师兄全盛时有多强?虽然屠杀蛮神是借用了李青莲的力量,但是能将蛮神困住也足以说明实力了。
可这也就是和痴呆和尚打个平手?那如果这个和尚是清醒呢?
陈洛有点不敢想了。
只是……
须弥山里还有活着的僧侣?
“他不是人!”此时一直仔细打量着胖和尚的谢三生开口,“甚至不是生灵。”
“是上古佛门大修写的一段经文化作的人形!”
浪飞仙早先就注意到谢三生,不过小师弟能放心将后背露给对方,定然也是值得信赖的人,便点点头,感叹了一声:“最早是门上的一行经文,然后化形成了这个傻和尚!”
“雅文蕴含力量,却只是天道力量的通道,但是佛门大能居然将这个通道点化成形,这手段真的是不可思议。”
陈洛听着浪飞仙和谢三生的对话,心中也惊涛骇浪。
他若是有这能力,那写书还召唤什么书灵,直接点化描写“天庭”的文字,能让漫天星宿倾巢出动!
陈洛好奇问道:“是什么经文?”
谢三生仔细看着那痴呆和尚,手指不断捏印,缓缓说道——
“大威天龙,世尊地藏,般若诸佛,般若巴嘛吽!”
陈洛:(*゚ェ゚*||)
这词,有点耳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