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 愛下-第2040章 趕人相伴

諜海王牌
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
平和接着说道:“如果有意外的话,对方逃跑,你们就用腿追啊?”
“啊,平处长,您误会了。”面上有痣的那个人解释说道:“我们其实有车,不过车子为了避免长时间停在前街,再被对方怀疑,所以停在楼群里面了。我们当时要是取车还得到楼群里面,再出来怕更追不上了。另外,爆炸之后,我们直接就往前,去往监视的目标地去查看。要是先去取车,我估计连这辆车都不能发现。”
“行吧。”平和说着话,已经把车子停在了一个叫做蓝月亮的夜总会门前,转头说道:“这里面肯定有电话,你们进去赶紧把情况通知总部。好在你们看见了汽车,把车子的信息赶紧报上去。为今之计只能以车查人了,希望能有收获吧。要不然,出了这么大事,被对方反监视,并且放了炸弹炸,死了四个兄弟之前都一点察觉没有!你们俩要是不表现的积极点啊,就等着吃不了兜着走吧。”
“哎,谢谢平处长。”面上有痣的特工快速说道:“那我们就进去了。”说着,确实很是着急,和同伙下了车,小跑着进入了蓝月亮夜总会。
范克勤在副驾驶看了看平和,道:“行了,我也下去吧。”
青湖醉 小說
平和说道:“你下去干什么啊?吐去啊?”
“我就那么弱!”范克勤横了平和一眼,道:“你这不是有正事吗。能带着我这个外人吗?虽然说,我不是你们这一行的,但我跟别人签合同还不带外人呢。”
平和哈哈一笑,道:“给你送家去吧。我只是副处长,别说这事一处的事了,就算是二处的,上面不好有个处长呢吗。”
说着,重新启动车子,继续往范克勤家而去。平和转头看了眼范克勤,道:“第一次经历这个场面吧?”
“不是第一次。”范克勤道:“我以前在欧洲的时候,小时候就经历过。我记得我老爹带着我打猎去,结果碰见两个抢劫的,碰碰就往天上开枪啊。逼住你,让你掏钱。当时我记得应该是没哭。”
“我操,欧洲那么乱吗?”平和好奇问道:“然后呢?”
范克勤道:“什么地方没有这种事啊。当时把我爸一杆古董猎枪给抢了。还有……多少,可能几十瑞士法郎吧。反正是都给抢跑了。”
平和点了点头,道:“你老爸不是有枪吗?就没想着把那两个人崩了?”
“双管猎枪。”范克勤道:“之前就打了一发了。而且那两个劫匪都有枪,还是他妈的撸子。走到你身前,从兜里突然拿出来,一个用枪口指着我们,一个碰碰就朝天上放了两枪。这谁他么敢动啊。”
“我操,那也是。”平和说着,突然面色一变,道:“完了,这要让小菲知道,我送你碰见这种事,我操,那不得骂死我啊。”
范克勤直接怼了对方一拳头,道:“得了吧,你就直说,让我别告诉菲菲就完了。”
“哈哈哈。”平板大笑,道:“对,就这意思。你可能不知道吧,她对你那跟对我们这些周边的人完全两个态度。好家伙,今天也是倒霉,怎么三更半夜的突然碰见这么个事。等着吧,明天我又他妈得忙一阵了,最起码得写个书面材料。我最他妈烦的就是写这些东西。”
范克勤道:“这就不错了啊。你写个书面材料也就废废脑子,要是真让你……你们叫侦查啊,还是调查吧。要是让你带队调查,我造,想想都特么危险,炸弹啊。还打枪的,那才叫特么吓人。”
“打枪我肯定是不怕。”平和说道:“危险是危险,但也挺刺激的。带队危险性其实没那么高,有事的是一线的往里冲的那种。我不过感觉,今天碰见的这个事,没那么好查。”
“嗯,可能吧,我不是懂啊。”范克勤道:“不过你之前不是跟那两个人说以车查人吗?应该能查着吧。”
“那就那么简单啊。”平和道:“玩炸弹的人,而且还炸死了四个,可不是什么抢劫犯,小喽啰那种人。弄不好啊,哼,没准是重庆来的,又或者是地下党,这都没准。”
范克勤这时候其实有了个很不错的套话的由头,但是他感觉不能问。而且这是自己和平和刚刚碰上的,自己经历了全程,平和怎么可能知道的比自己多呢。于是说道:“总之……小心无大错啊。注意点吧。”
两个人又说了会话,很快的,汽车就停在了范克勤家楼下。范克勤道:“行了,谢谢,你回家吧,这都挺晚了。”
“我想了想。”平和道:“我还是得回七十六号一趟,先把姿态弄出来。要不然他么的明天指不定得多少事呢。我跟你上楼,有电话吧?我先给我家里打一个。”
“有。”范克勤道:“进来吧。”
两个人钻出了车子,没一会来到了范克勤的公寓里。平和左右看了看道:“哎呀,弄得挺干净啊。呀呀呀,看看,看看!被我发现证据了吧。你小子,也不老实啊。”
说着话,平和挑了挑眉毛,又调侃道:“这是瞒着小菲不定带着多少女人来过呢啊,行了,咱都是男人,我懂!保证帮你保密啊。”
范克勤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是门口的鞋架,上面有两双女鞋。这是童大小姐和自己在家二人世界的时候,留下的鞋子,毕竟两个人确立关系以来,童大小姐就没少来。逛街什么的,有时候就买双鞋啊,买点什么东西啊,顺便就带回来了。另外,女人嘛,总是希望对方的世界里,有自己的痕迹。将把自己买的鞋子放在鞋架上,又卖个刷牙缸什么的,放在洗手间里,这很正常。
范克勤“嘿嘿”故意假笑了两声,表示这个笑话“真好笑”。然后说道:“都是菲菲的。行了,电话在那呢,自己打,打完赶紧走。”
“我去。”平和道:“完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