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-第二百四十八章 和事佬吳欣茹相伴

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
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
我惊喜道:“真的吗?那感情好啊!可我也不能白拿你东西吧?说吧,你想要什么?”
艾迪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:“我能要什么?钱呗!我估计我这工作也长久不了了,想在我的老家买一栋房子,养养花,种种草!”
我撇着嘴道:“你们老家什么房价啊?不会和上海北京一样吧?”
艾迪无耻地说道:“那肯定是没有那么高,我们老家很偏僻的,这样,我也不说多少钱,到时候你能要到多少钱,分给我一半就行了!”
我哈哈大笑道:“上道!可以!反正是意外之财,谁得不是得啊!就这么说定了,可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能卖出去,还赚到钱呢?万一很少,说不定连套公寓都买不了呢?”
艾迪开怀大笑道:“你自己不是都在说,你是不会做亏本买卖的!我太了解你了!”
艾迪他们三个人回国了,带着我十足的“诚意“回去了,告诉我最多一个星期,就给我结果。
可他们谈完后,我心里就有了底气,我知道任小齐很快就会找我的,我可以等,他可等不了!
他的生产设备不能等,他的官司不能等,同样市场也不会再等他。
任小齐估计早就想破脑袋,怎么样才能修复,被他破坏的这段关系,最后还是派出了和我比较亲近的一个人,他的助理吴欣茹。
我和他们父子现在的关系,她肯定也知道了,所以,她来的时候,在我办公室门外犹豫了很多,直到前台和我说,有个小姑娘来找我,可又不敢进来,在外面等着很久,这才让她进来。
估计她可能觉得我一定会给她难看,甚至不会见她,做好了心里准备,谁知道,我见到她后,就笑嘻嘻地问道:“来之前怎么不打个电话啊?你不是有我电话吗?怎么站门口罚站啊?”
吴欣茹很不自然地说道:“以前认识你的时候,也不知道你身份地位这么显赫啊?谁知道你是大人物啊!”
我笑着说道:“我算什么身份地位显赫啊?普通人一个!找我有事啊?公司的事,还是你个人的啊?你个人的事,随时找我都行,公司的事,咱们就免谈了!”
吴欣茹低着头不敢答话。
我皱了皱眉道:“怎么还不说话了?是你们任总派你过来的?”
吴欣茹嗯了一声,小声地说道:“是啊!我也知道,你们现在的关系不怎么融洽,我也不想来的,可我不来,我可能就没了这份工作!”
我问道:“你知道我们的关系,为什么不融洽吗?”
吴欣茹点了点头道:“知道,因为你们合作上出现了点小分歧,主要问题是在你们公司付款进度上,出现了延时……”
我制止了她的话:“你不用说得那么婉转,事实上就是他们算计了我!”
吴欣茹不解地问道:“怎么这么说呢?他怎么可能算计你呢?你们不是合作关系吗?而且你们的确是延误了很长时间的投资款期啊!”
我摇着头道:“那你怎么不说,我们提前支付的投资款呢?前几次的投资款项,一句话,我问都没问,就给你们支付了过来,这是不是事实?只有这一次,我公司的财政是出了点问题,就因为这一次,你知道他们就要踢我出你们董事局吗?你知道,他们之后,还要做什么吗?”
吴欣茹很不理解地说道:“任总是不会这么做的,他一再说,公司没了你不行,你教会了他很多东西,公司未来的发展前景里,也有你的存在!这是他亲口说的,在很多次会议上,他也一再地提及你的重要性!董事局没了你,对他,对公司都没有一点好处!”
我讥笑道:“你错了!你跟着你们任总这么久,看来你还是不是很了解他的为人啊!你知道,他到底是个什么人吗?”
吴欣茹犹豫了一下道:“睿智,好学,积极上进,为人也十分的和善,不足之处是怕事,没主见,懦弱!”
我有些好笑,问道:“懦弱?你是怎么知道的?不会平时看出来了吧?”
吴欣茹有些为难地说道:“这个嘛……平时倒是没表现出来,但有几次,我都看到任总教训小任总,小任总根本连话都不敢说!有时,明明他是对的,但他从不反驳,而且基本上是任总说什么,他就听什么,都是照做的!”
我笑了笑道:“乖儿子,孝顺!你是不是还想说,在我和他的事情上,也不是他的主意,都是他爸的主意?”
吴欣茹脸一红,变得有些局促,然后有些勉强地说道:“不是的……是的……怎么说呢?我觉得不全部是他的错!至少我知道,他肯定不想搞成现在这样!”
你將我們稱作惡魔之時
我撇了撇嘴道:“要不就是你演技太好,要不就是他演技太好!你觉得你这样就能说服?还是你觉得你这次来能,解释一下,就能缓解我们之间的关系呢?都是不可能的!说吧,他要你到底达到什么目的?”
吴欣茹很想到我会这么直接,愣了一下,回答道:“任总只是希望你们可以修复关系,其他的,他什么都没说!”
我根本就不信她的话,指着她说道:“学会说谎了?这很好,这是你成功迈入职场的第一步!还有个问题,如果,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你会站在正义的一方,还是一如既往地跟着你老板啊?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呢?”
吴欣茹平淡地说道:“正义的一面?这得看怎么说了?每个人都站在自己得角度看问题,很难去衡量什么是正确的,什么是错误的?在我看来,我尽我们职责,做我该做的事,就是正确的!”
我反对道:“那要是我请了你,你不就是替我做事,你就会站在我的角度,替我着想,你看问题的角度是不是又不一样了?没有绝对,知道吗?但你还是要有正确的社会观,价值观!总不能不分是非,一切都是盲目的跟从,这样你不是就变成了一个不辨是非,不明事理的奴才了?”
吴欣茹有些不悦地说道:“在其位,谋其职,这就是我们该做的!我再说一遍,任总叫我过来的目的,就一个,修复你们之间的关系!”
我哦了一声道:“显然没什么用!那你可以走了,我肯见你,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!你也可以回去交差了!”
吴欣茹无奈地说道:“你先听一下,任总为了修复你们的关系,让我给你带了一些好处,你不妨听听!”
我嗯了一声道:“好处?那你说说看!”
吴欣茹看我有兴趣,急忙说道:“暂时会保留你在董事会的职位,同时,也暂不悦起诉你们延误投资款的事!”
我哦了一声道:“这就是你说的好处啊?”
吴欣茹很不解地说道:“这还不是好处啊?”
我呸了一声道:“这算是什么好处?我告诉你,你的两个暂时,就对我来说,是一种侮辱!你以为我对你们公司董事会就那么上心啊?多大点事啊!还有啊,你们不起诉我?你们敢吗?你去问问他!你也别和我废话了,就这条件还来和我谈,要不他就是想直接炒了你,才开出这样的条件!要不就是他把我想得那简单了,当我是什么啊?以为我愿意去你们公司当董事啊?”
吴欣茹哎了一声道:“陈总,你可能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吧?任总是真的打算告你了,我看了赔偿款,可是比不小的数字啊!”
我不屑地说道:“我根本就不在乎,我吃定你们不敢告我!告了也不会赢的!”
吴欣茹有些奇怪地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这么有把握?”
我冷哼了一声道:“因为他们心里有鬼啊!这事根本就上不了台面,上了台面就不是打官司这么简单了!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!”
吴欣茹还是不死心地劝道:“陈总,我还是觉得你们真没必要搞成现在这个样子!”
我很坚决地说道:“已成事实了,无法挽回!”
吴欣茹这才缓缓地说道:“任总还说,如果前面的条件不行,那我们还可以……”
我制止了她继续讲下去,而是用尖利的眼神看着她说道:“我还以为你是个挺实在的姑娘呢,看来不但是低估了任小齐,也低估了你啊!”
吴欣茹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:“陈总,你别这么说,我也是没办法!”
我冷哼道:“没办法!你要是第一个时间什么都跟我说了,我或者还会让你回去交差,现在已经不打算这么做了!”
吴欣茹急忙说道:“你先听我把话说完,我的条件开出来,你可能就不这样说了!”
我冷笑道:“我都知道你要说什么!你的条件无非就是让我,帮你搞到奥弗特的核心技术,你再给我点股份,或者是一点钱,我现在即不想要你们的股份,也不想要你们的钱!不过,我的钱,我会一分不少的要回来!另外啊,你回去告诉任小齐,核心技术我可以搞到,但不一定给你们,我卖谁不是卖啊!价高者得就是了!我是生意人,犯不着和钱过不去!
至于你,我小看你了!不简单啊!可惜了,你到现在都没搞清,我和任小齐到底发生了什么,要是你的几句话,就这些条件,就想让我们达成交易,和好如初,你就太天真了!”
说完,掐灭了手上的烟,站了起来道:“不好意思啊,我就不陪你了,我还有很多事要做!没事,咱们也别联系了!”然后丢下一脸茫然的吴欣茹,走出了办公室!
我知道任小齐不会就这么死心的,如果他是做大事的人,派吴欣茹过来就是试探一下我的态度,我肯见她,就算是给他面子了,相信很快,任小齐还会来找我。
在他再来找我之前,我要尽快搞定奥弗特公司的核心技术,和查出那天想撞死我的人到底是谁?
第一个问题,奥弗特公司还没有明确地答复我,唯一能做的就是等,最新消息都是第一时间会到我这里,艾迪这个内线,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,斯蒂芬虽然没有明确表面态度,但我看得出来,应该是和艾迪达成共识的。
第二个问题,也很好解决,发生事的第二天,小黑就通过那个十字路口的监视器,找到了那辆车的去向,并且在距离那个路口的40公里的郊外,找到了那辆车。
那个司机正和一家修理厂在谈价钱,没费什么功夫,就抓到了那个司机。
司机刚开始还不肯承认,自己的行为,只是说,那天晚上开车快了点。
小张的手段我是不知道,不过挺好奇的,想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本事,就跟着小黑一起去见识一下。
他们抓了司机,也没怎么为难他,就是关在了拳馆后面的一个杂货间里面。
我们去的时候,小张正坐在司机对面和他讲话:“你告诉我,谁让你做的,我就放了!别让自己遭罪,我也不想动手!”
司机很蛮横地说道:“你动我一下试试,你知不知道,你已经犯法了,你这是非法拘禁!”
小张哦了一声道:“你不告我,我就不算是无法拘禁了呗!”
司机哼了一声道:“你看我告不告你?只要我出去了,你就等着坐牢吧!”
小张满不在乎地问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题:“你平时看电影,电视不?”
天才 布衣
雪 中
司机愣了一下,没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问,本能地点了点头。
小张继续说道:“你看电影的情节,很多都是打啊,骂啊!就算是严刑逼供了,对吧?可遇到硬骨头的,也没什么办法!我呢,这人最不喜欢动粗了,再说了,打的满身是伤,警察找到我,我也麻烦!我的办法很简单,我学过几年医,对人体结构还是比较了解!尤其是内部构造,心肝脾肺肾,这些人体机能器官,随便一个器官,要是受损,就得伴着你一生!”